六年级学会生存作文

作者: 时间:2011-05-30
《六年级学会生存作文

一头饥饿的狮子发现了一群正在吃草的野牛,狮子塌腰沉背,借助青草的掩护,悄悄地向野牛靠近。 狮子离野牛

《六年级学会生存作文
文章《六年级学会生存作文》正文开始>>

一头饥饿的狮子发现了一群正在吃草的野牛,狮子塌腰沉背,借助青草的掩护,悄悄地向野牛靠近。
狮子离野牛越来越近,野牛们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仍悠然地啃食着青草。
狮子进入了捕捉范围,跃身而起,箭一般射向野牛群。野牛惊慌奔逃。狮子紧追着一头还未长结实的野牛。野牛拼命奔逃着,每当狮子要追上它时便拐个弯,便可和狮子拉开一段距离。可没多久,野牛就体力不支了。狮子和野牛的距离在不断缩小。
突然地,野牛刹住脚,猛转过身,锋利的犄角转向狮子。狮子也停下了脚步,左右试探着寻找进攻的机会,可野牛的犄角始终对着它。狮子和野牛对峙着,僵持着。
突然,野牛向前迈进了一步,狮子竟后退了一步,并仰躺下,四肢朝天,宛如一只小猫,只是眯起的眼睛仍牢牢盯视着野牛。狮子的“懦弱”让野牛顿生豪气,用犄角猛扎着躺在地上的狮子……
接下来足足有三秒钟,一动不动。这短短的三秒钟却分开了胜败,隔开了生死。
三秒钟后,威猛进攻的野牛硕壮的身体慢慢倒了下去,没有丝毫挣扎。狮子的血口利齿已紧咬在野牛的喉咙上。
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规律,无需感叹。但我总觉得:狮子不仅胜在利齿,还有狡黠;野牛不仅败在没有利齿,还有被蒙骗后的盲目自大。
今年16岁的陈晓莲是吉林省公主岭市中学初三年级的学生,父亲是村委会的会计,母亲则在家务农。9月1日下午5点钟左右,放学后的陈晓莲从就读的中学往后高家村的家中走。初秋的农村正是庄稼抽穗待熟的时节,到后高家村路两旁的成片玉米高高长长,陈晓莲虽然是独自一人,但对于这条自己走过无数次的路,她丝毫没有陌生感和恐惧感。新学期第一天的喜悦和兴奋让她一边走一边哼唱着自己喜欢的歌曲。
就在陈晓莲走到距离后高家村1000米左右的时候,突然从路旁的玉米地窜出来一个人,将一把尖刀架到陈晓莲的脖子上,恶狠狠地对她说道:“不许出声,跟我到玉米地里去!”突然出现的危情让陈晓莲惊恐万端,脖子上冰冷的尖刀让她不得不顺从地被对方拉进路旁的玉米地。
到了玉米地里后,那个人一把将陈晓莲推倒在地,陈晓莲本能的挣扎着,喊叫起来:“你要干什么?救命啊……”立刻,那个人的拳头随着她的喊叫声落到她的头上,陈晓莲挣扎着厮打着,但弱小的她很快就气力不支了。那个人则恶狠狠地用刀抵住她的脖子,恐吓她:“不许动,不许出声,不然杀死你。”说着,这个人将陈晓莲翻转到脸朝下趴在地垄沟里,将陈晓莲的双手背到后面,开始用绳子捆绑她的双手。陈晓莲意识到,自己遭遇了歹徒,但她不清楚这个歹徒想要做什么,她提醒着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歹徒为所欲为,一定要想办法自救。她颤抖着声音哀求着歹徒:“大哥,你要干什么?我只是一名学生,你放过我吧!我一定会记得你的恩德的……”陈晓莲的哀求立刻被歹徒打断:“闭嘴,再说话我杀了你!”陈晓莲不敢再说什么,她怕歹徒真的对自己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她期望着歹徒在捆绑完她的双手后能和自己沟通,到时候她再寻找脱身的机会。然而,歹徒捆绑住她的双手后,开始用胶带一圈圈封起她的嘴巴。陈晓莲再想挣扎已经无济于事。
歹徒将她书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很快就发现了陈晓莲没来得及交给老师的195元钱学费。陈晓莲以为歹徒找到钱后会放过自已,但歹徒将钱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后,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他将刀放到一旁,一下扑到陈晓莲的身上,开始撕扯陈晓莲的衣服。陈晓莲立刻意识到,歹徒想要强暴她,她挣扎着抵抗着,歹徒立刻将拳头雨点般打向她,歹徒最终得逞了……”
屈辱的泪水流出陈晓莲的眼眶,她愤怒地看着歹徒。歹徒穿好衣服后,看了看她,摸起刀骑到她身上,挥刀向她的头刺来,陈晓莲急忙将头躲向一旁,刀一下落空了。陈晓莲意识到,歹徒是想杀人灭口。她的大脑迅速转动着,她知道,自己的双手被捆绑着,嘴巴又被粘着,如果一味的反抗,根本不是歹徒的对手。这时,歹徒的刀再一次刺过来,她又一次将头躲向一旁,但歹徒的刀还是扎到了她右侧脖子上,她只感觉脖子上一阵疼痛,随之有血液喷溅出来,一个念头跳进陈晓莲的脑海:装死。
陈晓莲在明白歹徒想要致她于死地后,期望通过装死来躲过厄运。她立刻闭上了眼睛,将头耷拉向一旁,全身一动不动。果然,歹徒举向空中的刀没有再刺过来。陈晓莲不知道歹徒下一步会做什么,但她又不敢睁开艰睛看,她惊恐地屏住呼吸等待着事态的发展。这时,陈晓莲感觉到歹徒将手指放到自己的鼻子处,她意识到,歹徒是在试探她有没有呼吸,好确定她死没死。陈晓莲不敢出一点点气息,不敢动一下。时间变得异常漫长,一秒钟、十秒钟……陈晓莲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对于她仿佛几个世纪般漫长,她终于感觉到歹徒将手拿开了,站起身,但她仍旧不敢呼吸。这时候,歹徒用脚踢了踢她的身体,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停了下来。玉米地里一片沉寂,陈晓莲感觉自己再不呼吸就可能要窒息,这时候她终于听到歹徒的脚步声向玉米地外跑去。等脚步声渐远,陈晓莲才悄悄地吸起气来。但她仍旧不敢用力吸气更不敢动弹,她怕歹徒会折回来,发现她没有死后,她必死无疑。几分钟后,见歹徒一直没有折回来,陈晓莲才睁开眼睛用力吸起气来。这时候,她看到自己的白衬衣已经一片血迹,脖子上十分疼痛。
陈晓莲挣脱了双手上的绳子,她想将粘在嘴巴上的胶带撕下来,但嘴巴上的胶带一层层非常有韧劲,根本就无法撕断,她只好将胶带往下拉。因为胶带是围绕着头部一圈圈缠绕上去粘住嘴巴的,在头部后面因为有头发被粘在里面,陈晓莲先将头后面的胶带拉了下来,随即嘴巴上的胶带也被撕下来,形成一个胶带圈挂在她的脖子上。陈晓莲张大嘴巴用力吸了几口气后,用手摸了摸脖子,手上立刻粘满了鲜血。她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她想站起身来,但站了几下都没有站起来,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伤得无法站起来。这时候,她看到散落了一地的书本,便挪动着身体将书本整理好装进书包。
血仍旧顺着陈晓莲的脖子往外淌着,她装好了书包后,意识到就这样在玉米地呆下去很快就会因为流血过多死亡的,她必须尽快回到家中去。她开始往玉米地外爬,可刚爬了几下,她就感觉书包异常沉重,但想到书包里有自己的课本,她舍不得丢下,拉着书包继续向前爬。但只爬了几下就爬不动了,她只好将书包丢下,继续往家爬……
生死对峙,千米血路少女爬回了家
陈晓莲所处的玉米地距离她家大约一公里。陈晓莲顺着地垄沟向地头爬去,每爬一步,身上都会引起一阵疼痛,很快,陈晓莲的双手指甲也折断了,每向前爬一步手指就会针扎般的疼一下。但陈晓莲顾不得太多,她知道,耽误一分钟,自己就会距离死神近一步。她继续向地头爬着,终于,陈晓莲爬到了地头.但想要到达沙石路,必须要经过地头和那条沙石路之间一米左右宽的积水沟。
春天的时候,陈晓莲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跳到这条沟里挖婆婆丁带回家吃,但此刻,对于只能爬行的她,这条沟仿佛一道天堑。陈晓莲抬起头向路两头张望着,期望着能有人路过。但一个人影都没有,她知道,只有依靠自己爬过这条沟了。她开始往沟里爬。向下爬的时候还比较顺利,到达沟底后,沟底内残存的积水一下喷溅了陈晓莲满脸,她顾不得擦拭,开始往沟另一侧的土路爬。因为是向上爬,陈晓莲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似乎不再听使唤,身体也比原来沉重多了。她双手抓着沟内的杂草一点点向上爬着,每爬动一下都异常吃力。突然,陈晓莲在抓住几根蒿子用力往上爬的时候,蒿子被连根拔起,她的身体一下又滑回了沟底。
陈晓莲仰躺在沟底,双眼望着天空,大口的喘息着,她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这个沟是那样的不可逾越。想着想着,她感觉眼睛很疼,闭上了眼。她的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念头,想就那样躺在那里不再动一下。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她立刻睁开了双眼,抬起头来,她告诉着自己:“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只有死路一条!必须爬回家去,要活下来,要抓住那个歹徒!”
陈晓莲重新向沟顶爬去,她不敢再去抓蒿子,她抓住沟里的草吃力地往上爬着。她的双手很快就被草划破了,有血渗出来。她顾不得太多,继续往上爬着,终于,陈晓莲爬出了沟,爬上了石路,她喘息了一下,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开始朝着家的方向爬去。
平日里短短的一条路,此刻在陈晓莲的爬行中,每一米都变得异常艰难。她每向前爬一步,身后就会多出一步的血路。
陈晓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她丝毫不敢停歇。渐渐地,陈晓莲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膝盖也开始疼痛起来,她意识到一定是和地面不停摩擦把膝盖磨破了,但她顾不得查看,继续向前爬着。越爬越吃力,似乎每向前爬一厘米都无法做到了。陈晓莲激励着自己:“不能停下来,再向前爬一米后再歇息。”大约又爬过了一米,她立刻再一次激励自己:“能爬过这一米,就能再爬一米,等爬到前面那棵树的时候再歇息……”
陈晓莲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爬出了多远,终于,她停了下来。她先是抬头向前方看了看,村庄已经清晰地映入她的眼帘,一些房屋已经升起炊烟,但她却感觉是那样的遥远。她一下仰躺到路上,闭上了眼睛,喘息着。
这时候,早晨上学离开家时,母亲对自己的叮嘱声在她脑海中响起来:“上课认真听讲,放学就赶快回家来!”她知道,妈妈一定已经做好了饭菜在家等着她,她不能就这样放弃,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就再不能见到妈妈和爸爸了。想到这里,她想继续向前爬,但她尝试着翻转身,但翻转了一下,却没有翻动身体。她大口喘息着,幻想着能有人路过,救起自己。但她侧耳倾听了半天,根本就没有脚步声。陈晓莲想抬起头看看有没有人,但向上一抬头,脖子处就再一次剧烈地疼痛起来,她下意识地用手一摸,手上立刻粘满了鲜血。陈晓莲意识到,自己还在流血,如果这样耽误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她用力翻转过身体,继续向家的方向爬去。
1米、5米、10米……陈晓莲向家的方向爬着,向生的希望爬着。鲜血仍旧不停地顺着伤口向外淌着,陈晓莲感觉到身体越来越沉重,自己爬得越来越吃力,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鼓励着自已:“不能放弃,不能停下来,如果不抓住那名歹徒,日后还会有其他人可能遭受祸害……”但陈晓莲还是一阵眩晕,意识一片模糊,双手停了下来。朦胧中,有虫儿的鸣叫传进陈晓莲的耳中,阵阵凉风夹杂着小草的气息扑进她的鼻息,她的意识清醒过来。她继续向前爬着,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向前爬,一定要爬回家。”
不知道又爬了多久,小村的狗吠声已经清晰地传入陈晓莲的耳中。陈晓莲知道自己离家越来越近了,她的双手双腿都已经失去了痛感,似乎都已经麻木,她的身后一条血路伴随着她向家的方向延伸着。又爬了会儿,陈晓莲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声音若隐若现,但对于她来说却仿佛是救命的稻草,她努力地抬起头向前张望着,可她并没有看到人影,她想喊救命,但张了几次嘴巴,喉咙发出的喊声都微弱到似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到。
终于,有村民发现了陈晓莲,背起她就往她家跑。陈晓莲昏厥了过去。
陈晓莲的家中只有母亲和姐姐在家,当她在母亲的哭叫声中苏醒过来后,见母亲一边哭着一边询问着她怎么了。陈晓莲在确定自己还在家中后,对母亲说道:“快送我去医院。”很快,有村民找来了车,陈晓莲被背上了车,由母亲、姐姐陪伴着,由两位村民轮流背着赶往医院。
闯过鬼门关将行凶歹徒绳之以法
陈晓莲家到镇医院大概有2公里的路程,傍晚6点多的乡村已经开始泛上暮色,陈晓莲在两个村民的背上轮换着趴伏着,被送往镇医院。在路过自己遭受厄运的那块玉米地的时候,她的神志还清醒,她告诉身旁的母亲:“我就是在这里遇到那个人的,我的书包还在玉米地里……”
仅仅20几分钟,陈晓莲就被送到了镇医院。值班医生将她脖子上的胶带圈剪开,为她清洗了伤口后,无奈地告诉她的母亲:“颈静脉被割破了,在镇医院怕要被耽误,赶快送长春吧!”
陈晓莲家距离长春110公里左右。陈晓莲被刺破颈静脉后爬到家,已经过去了近半个小时,再折腾到镇医院,由于失血过多,脸色煞白,血压出现下降趋势。再送到长春去治疗,陈晓莲能否挺到长春?路上万一出现异常就可能是危及生命的,怎么办?看着伤口还在往外流血的陈晓莲,她的母亲一时间不知所措了。这时候,得到消息的陈晓莲的父亲赶到了医院,了解了情况后,毅然作出决定:“去长春!”
很快,陈晓莲被背上一辆出租车,出租车风驰电掣般地开往长春。在车上,陈晓莲的母亲不停地和她说着话,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以防止她昏迷过去。意识模糊的陈晓莲努力向母亲讲述着自己遭遇歹徒的经过,描述着歹徒的体貌特征:“那个人20多岁的样子,瘦瘦黑黑的……”
当天晚上20点左右,陈晓莲终于被送到吉大一院耳鼻喉科,这时候的她已经昏迷过去。值班医生王雨生立刻为她进行检查。经过详细检查发现,陈晓莲颈部的伤口长3cm,据推算,陈晓莲当时大约流掉了1000多毫升的鲜血,占人体总血量的20%左右。要进行手术就必须先补充血液。当1000毫升鲜血输入陈晓莲的体内时,她的血压恢复了正常.苍白的脸庞也渐渐红润起来。但由于陈晓莲脑部缺血长达2个多小时,她仍旧处于半昏迷状态。
手术终于可以进行了。如果颈静脉血管缝合稍有不慎将伤口增大后,血液就会像喷泉一样喷溅出来,那将给患者带来生命危险。主治医生王雨生和教授雷爱君在无影灯下全神贯注地清洗着陈晓莲的伤口,缝合着伤口处的肌肉,然后缝合起血管。在细如发丝的血管上穿针引线的难度可想而知。手术完成时,手术室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满身是汗。
第二天,当清晨的阳光穿透窗棂,陈晓莲苏醒过来。她看着病床前的母亲,问道:“妈妈,我的书包找回来了吗?报警了吗?”
可以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六年级学会生存作文
作文开头
作文结尾
作文素材
作文大全
作文题目
范文大全
手抄报图片